首页 
  >  资讯中心  >  重点报道
“安全小伙”的1800天
来源:水电八局 作者:杨柳 时间:2020-06-01 字体:[ ]

“王碎碎、花里胡哨、彪学霸”……没有人可以用单独的某个标签来概括水电八局王洪彪同志的全部。但每个标签背后的故事,都足够吸引大家去深入了解这位真性情、敢担当的安全小伙。

身体力行的“王碎碎”

作为一名建筑施工安全领域的一线负责人,无论酷暑还是寒冬,王洪彪总会在上午、下午定期到工地巡查。白天在现场排查隐患,晚间在办公室制作、整理、报送内业资料。“一岗双责、红线意识、党政同责、四不伤害、三项业务”等关键词已烙记在他的心里。他说,他的工作很简单,就是提前发现问题、及时解决问题,尽可能把事故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。

每天,无论在何时何地和谁打交道,“安全”这两个字时时都被王洪彪挂在嘴边。偶尔,有职工和作业人员玩笑似地当面“吐槽”他:“彪哥啊,真是操碎了心,天天反复叮嘱着相同的内容。工地说完办公室接着说,我们的耳朵都听出‘茧子’了。”王洪彪也不会恼火,笑着回应:“安全是个长久常新的内容,天天讲、月月讲、年年讲浑身上下长出厚厚的‘茧子’。有了一定地保护意识和防范措施,那带来的伤害也不会那么大了。”王洪彪知道,酿成安全事故的一个重要根源便是人员安全意识不强,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身体力行,潜移默化感染他人,把安全放在首位。

同时,他学会利用微讲堂、安全活动月等契机,加强团队对《安全生产法》、安全操作规程等内容的学习。针对岗位现场实际、岗位隐患治理、设备安全可靠运行等方面,引导员工从安全的角度查找、分析和解决问题,如何做好自主保安、互助保安,逐渐从单纯的“抓”安全转变到综合的“管”安全。他组织的培训形式新颖、易懂易记,对因故未按时参加培训的人员,他利用休息时间再次培训。五年来,累计为1000人次以上进行安全教育培训。

“安全只有起点没有终点”是王洪彪的信条。“王碎碎”是一个称号,背后蕴藏着安全人自始至终的职业素养。所以,当别人喊他“王碎碎”时,他只会爽朗应答,接着又开始碎碎念。久而久之,大家对他“碎碎”态度也从调侃变成了理解。

“花里胡哨”和烟头

某日下午,王洪彪照常对生产现场进行巡查,连续几日的橙色高温警报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斑斑痕迹,细小的汗珠沿着安全帽带边浸透边流下。他全然未察觉背后湿透的橙色工作服带来的“黏腻感”,一边巡察施工现场,一边在脑袋中思考着接下来在高温天气下施工现场的防暑降温措施。

不远处,作业队中有一施工员坐在树荫下大口地抽着烟,安全帽胡乱地躺在他身旁的草地里,也许是过于享受,他并未注意到有人朝这边快速前进。“一个、两个……嚯,抽烟本身就不对,这么高的气温居然还留下冒着青烟的烟头。”王洪彪皱了皱眉头,掏出手机“咔”的一声,再打开备忘录页面记录下现场情况,随后弯腰掐灭烟头后捡起拿在了手上。听到照相声,沉醉其中的他卡机三秒,慌乱捡起地上的安全帽戴上头,边戴边说:“王主任,这天气实在是太热了,我把安全帽脱下歇了会汗,您看能不能把照片删了。”施工员脸上面露尴尬神情,嘴里开始为自己“洗刷冤情”。

“我记得在你们队伍进场前的三级进场教育、安全交底会上,我反复强调过、安全教育也明确规定:不许在工地内随意脱卸安全帽,更不能像你这样,违反规定吸烟还把还没掐灭的烟头随意丢在场内。”王洪彪指了指地下的烟头,“身为施工人员,你很清楚工地安全是不讲情面的。在这个季节里,天干物燥,未熄灭的烟头随手丢弃,是很容易酿成火灾的,有可能是烧毁一座楼、一片森林,甚至吞噬掉一条生命。你也不要说这些花里胡哨的借口,下班后自觉把违反规定的罚款交了,现在先讲讲之前布置的防暑工作落实的如何。”

渐渐地,“花里胡哨”这个词在项目各部门工作间流行起来,起初,它表达着敢于对表面安全工作说不,对违反安全规定说不;而今,它衍生的寓意则是在工作中坚持原则、坚守态度。

常被批评的“彪学霸”

作为一名青年干部,王洪彪从踏进工作岗位,在工作中贯彻文件要求,补充专业知识;从现场“教学”中掌握、了解安全生产责任制、建立危险辨识等系列工作的方法,结合实际加深对理论的融会运用;还积极自我“加压”,为团队活动出谋划策,确保各类活动安全、有序地开展。

2019年1月,项目组织读书分享活动,引导青年干部真学真懂真言真用。从每次的分享会,王洪彪总会发觉自己阅读的范围、类型都太过局限,并未进行深层次的思考。对照短板,他开始阅读演讲、交际、写作等方面的书籍,适时完成书写材料的任务。经过半年的努力,他在演讲能力、写作水平、思考层次较以往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。

2020年,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在全国迅速地蔓延。2月24日,新邵项目上报的复工申请通过上级部门的逐级审核与现场验收,正式迎来复工的“启动键”。2月25日,项目迎来首批施工作业班组回归报道。“您好,请出示身份证、健康证明进行信息登记,再自觉排队等待体温检测。”在会议室,王洪彪对准备返岗的劳务人员,制定了“须经过体温检测和信息登记,参加安全部门开展的安全教育、技术交底、疫情防控知识宣传等工作,考试合格者方能恢复进场”的条例。最后,对核查无误的返岗队伍,将第一时间签订“疫情防控工作责任书”,并在每天的施工过程中安排两次对作业人员的体温检测,实行滚动式闭环管理机制。

尽管他的工作已做到细致谨慎,他依旧是被项目领导“批评”频次最多的管理人员。项目经理常说:“施工隐患带来的后果便是造成事故和伤亡损失。出现任何问题都是疏忽和懈怠的结果,在这个大前提下的安全部门的管理人员,责任重大。”每一次的告诫,促使他对“零开始”向“零奋斗”的事故零理念不断拓深,对“要安全”到“能安全”的管理转变不断拔高。

“付出总有回报,只不过是时间快慢而已”,五年,不管是在工作还是对未来的追求,王洪彪越发自律,学习时可以连坐几个小时不说一句话。项目的同事都说他变得沉稳、低调,渐渐褪去了90后年轻人身上的浮躁之气。

1800天的安全管理生涯,王洪彪通过自己的努力,交出了项目管辖区域安全零事故的答卷,考过了含金量极高的注册安全工程师,多次获评“安全先进工作者”等荣誉,思想上、行动上也正在向党组织积极地靠拢。

日夜更替,2020年6月是全国第19个安全生产月,项目的安全管理工作仍在延续。王洪彪,也依然在路上。
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